首  页 | 研究院概况 | 党建工作 | 工作动态 | 研究人员 | 法学研究 | 公益项目 | 学生申诉 | 法治宣传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  页>>法学研究>>正文
大学生闫某掏鸟窝被判刑十年半:重了吗?
2016-05-19 19:43  

作者:刘雁翎、黄栎

 

正义不仅应得到实现,而且要以人们

看得见的方式加以实现——法谚[㈠]

 

2015年5月28日,河南郑州职业技术学院大一学生闫啸天因掏鸟窝被河南省新乡市辉县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此判决结果一出,即成为社会热议焦点,许多人不解,认为量刑过重。在新浪网的一次调查中,超过70%的网友认为量刑过重。那么,本案中对闫啸天的判决结果是否真存在“罪刑不相适应”、“量刑过重”的情况呢?本文试作法理探讨,并提出独立看法和法律建议。

【案情】

2014年7月4日左右的一天,被告人闫啸天、王亚军在辉县市高庄乡土楼村一树林内非法猎捕燕隼12只,后逃跑一只,死亡一只。2014年7月18日,被告人闫啸天、王亚军卖到郑州市7只,以150元的价格卖给被告人贠某燕隼1只。被告人闫啸天独自卖到洛阳市2只。2014年7月27日,被告人闫啸天和王亚军在辉县市高庄乡土楼村一树林内非法猎捕燕隼2只及隼形目隼科动物2只,共计4只。

2014年7月26日,被告人闫啸天从河南省平顶山市张某手中以自己QQ网名“兔子”的名义收购凤头鹰1只。2014年7月28日,辉县市森林公安局在被告人闫啸天家中查扣同月27日被告人闫啸天和王亚军猎捕的隼4只和被告人闫啸天同月26日收购张某的凤头鹰1只(本“案情”摘录自一审判决所认定的事实)。

【审判】

2014年11月28日,辉县市检察院向辉县市法院提起公诉。 辉县市法院三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认定他们掏的鸟是燕隼,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2015年5月28日,辉县市法院做出一审判决,以“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两罪并罚,判处闫啸天有期徒刑10年6个月。闫啸天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2015年8月21日,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一、本案所涉主要法条的解读。

我国《刑法》第341条第一款:“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这一条款笔者理解,有三层含义:

1.本款规定的罪名有两个:“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罪。”

2.本款犯罪的犯罪对象是:“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

具言之,哪些属于“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呢?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包括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国家一、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一、附录二的野生动物以及驯养繁殖的上述物种。”本条司法解释明确规定了 “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分为三大类:①国家一、二级保护野生动物。②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一、附录二的野生动物。③驯养繁殖的上述物种。

3.本款规定了三个档次的量刑标准:第一档,只要构成本罪,即“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第二档,“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三档,“情节特别严重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何种情形属于所指“情节严重”和“情节特别严重”呢?

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明确解释:“非法猎捕、杀害、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 ,属于‘情节严重’:(一)达到本解释附表所列相应数量标准的;(二)非法猎捕、杀害、收购、运输、出售不同种类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其中两种以上分别达到附表所列‘情节严重’数量标准一半以上的。非法猎捕、杀害、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情节特别严重’:(一)达到本解释附表所列相应数量标准的;(二)非法猎捕、杀害、收购、运输、出售不同种类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其中两种以上分别达到附表所列“情节严重”数量标准一半以上的。(三)具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

二、据犯罪构成理论和上述法条规定,结合本案事实对闫啸天“掏鸟窝”行为进行定罪量刑评析。

(一)犯罪主体。闫啸天于1994年12月27日出生,至2014年7月4日首次实施本案中“掏鸟窝”行为时,已年满18周岁以上,且精神和智力正常。达到刑责年龄和具有刑责能力,成立犯罪主体。

(二)犯罪客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9条规定:“国家对珍贵、濒危的野生动物实行重点保护。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分为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和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名录及其调整,由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制定,报国务院批准公布。”本案两罪名所涉犯罪客体是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管理制度,同时其犯罪对象是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

本案中,闫啸天“掏鸟窝”所猎捕的鸟为隼类16只(含燕隼14只及隼科动物2只),闫啸天收购凤头鹰1只。根据我国《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规定,隼类(所有种)和凤头鹰均属国家二级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因此,闫啸天“掏鸟窝”捕隼类的行为已侵犯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管理制度,成立犯罪客体。

(三)犯罪的客观方面。本案中,闫啸天“掏鸟窝”共猎捕隼类16只。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附表——《非法捕猎、杀害、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刑事案件“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数量认定标准》的规定:非法猎捕隼类(所有种)6只,即构成“情节严重”;非法猎捕隼类(所有种)10只,即构成“情节特别严重”。对照该认定标准,闫啸天“掏鸟窝”猎捕隼类16只(超出10只)的行为,已然成立“情节特别严重”。 另外,闫啸天还有网购另一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凤头鹰1只的犯罪行为。故成立犯罪的客观方面。

(四)犯罪的主观方面。该两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过失则不构成。行为人可能是为了出卖牟利、自食自用、馈赠亲友或者出于取乐等目的,均可构成该两罪。本案中,闫啸天与王亚军于2014年7月4日左右非法猎捕燕隼12只。同年7月18日,闫啸天与王亚军卖到郑州市7只,以150元的价格卖给被告人贠某燕隼1只。闫啸天独自卖到洛阳市2只。同年7月26日,闫啸天从网上收购凤头鹰1只。显然,闫啸天猎捕隼类16只和网购凤头鹰的主观方面应当为故意,且主要目的为出售牟利。故成立犯罪的主观方面。

综上对闫啸天行为犯罪构成之分析,闫啸天“掏鸟窝” 猎捕隼类16只的行为已构成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且属于“情节特别严重”,依照《刑法》341条第一款应当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其网购凤头鹰的行为亦构成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应当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一审法院以上述两罪并罚量刑,且考虑了被告人闫啸天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有可从轻处罚情节最终判处闫啸天有期徒刑10年6个月。仅从“罪刑法定原则”来看,一审法院定罪和量刑都是合法适当的,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也是正确的。

但是,如果进一步对比其他同类判例和从实质性公正的价值维度来深入解析,却又发现似乎判闫啸天10年6个月“偏重”了。下面进行简要分析。

三、闫啸天领刑“偏重”的法理分析及所涉《标准》的修订建议。

(一)判闫啸天10年6个月刑期“偏重”的法理分析

案例一:2015年12月4日,搜狐网“社会评论”发表署名为蔡方华的文章《掏鸟窝判十年,会成为“里程碑”吗?》,该文对本案发表了看法,并于其中对比性地引介一案例和评价:“湖南两位农民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架设高压电网,捕杀了一级珍稀动物林麝两头、二级保护动物黑熊三头,卖的卖吃的吃。跟在家门口掏鸟窝的行为比起来,这种在保护区里猎杀的行为其实严重得多,但主犯也不过判了六年。

案例二:1999年12月23日,云南省绿春县李规山到“莫马倮果”山谷地里,发现夹野猪的铁夹夹住一毛色灰红的动物躺在草丛中,便叫李其黑拿枪来,朝动物开了三枪,动物未死。李规山又叫李其黑砍木棒,将动物打死后剥皮食用。经有关部门鉴定,此动物系云豹,属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被告人李规山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上述两案与闫啸天案相对比可看出,闫啸天案可能“判重”了。1.两案例均猎捕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且有故意杀害该珍稀动物的严重情节。但判决结果却分别为6年和3年有期徒刑,比本案中所猎捕二级保护动物判刑10年半的刑期要低得多。2.案例一中所捕杀“2头林麝、3头黑熊”均为大型珍稀保护动物,数量也不少,而本案中所涉动物为隼类——系小型动物(16只,量虽不小),就对生态系统(或生物多样性)的不良影响而言,猎杀2头林麝、3头黑熊似乎比猎捕16隼类更大(或可能相差无几)。但本案对闫啸天的量刑却重得多。3. 本案所涉动物主要为燕隼,根据百度“燕隼”词条可查知:燕隼在中国北京、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等25个省市区均较为常见,分布几乎遍及全国各地。因此,其虽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但其珍稀程度因其在国内分布广、数量大而似乎弱化了许多。

故笔者认为,从上述案例对比分析的结果而言,闫啸天所判刑期10年半的确偏重了。问题出在哪儿呢?本文以为问题应该出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附表——《非法捕猎、杀害、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刑事案件“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数量认定标准》(以下简称《标准》),该《标准》将猎捕隼类10只即构成“情节特别严重”,系偏重偏严、偏不合理和偏有违实质性正义价值的。由此必然导致司法机关只有按“罪刑法定原则”“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原则”判闫啸天10年以上刑期。因此,笔者以为,为避免今后再出现此类不得已而“量刑偏重”的尴尬或不合理、不够正义的情形,亟需对该《标准》进行修订。

(二)判闫啸天10年6个月刑“偏重”,所涉《标准》的修订建议。

被称为英国二战以来最著名的法官和享有世界声誉的法学家丹宁勋爵指出:“法官的作用就是在他面前的当事人之间实现公正。如果有任何妨碍做到公正的法律,那么法官所要做的全部本分工作就是合法地避开——甚至改变——那条法律”[㈡]。丹宁的看法是极富改革和创新精神的,只要是为了实现公正,法官的全部本分工作就是就是合法地避开,甚至不惜改变那条法律。在中国,虽无英美法系“法官造法”之传统,但法官在坚持“罪刑法定”的原则下还是可以能动司法的,更何况作为司法解释的该《标准》本来就是我国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集体研究做出的,自然有修订自主权。

如上分析,本案中闫啸天判10年半刑“偏重”的问题应出自《标准》中的偏重偏严、偏不合理和偏有违实质性正义价值的规定。故此,在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紧紧围绕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来进行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精神指导下,笔者建议(或许是不自量力的):将《标准》中猎捕隼类数量认定标准修订如下:非法猎捕隼类(所有种)15只,构成“情节严重”;非法猎捕隼类(所有种)30只,构成“情节特别严重”(《标准》中的其他类似问题——凡确已不适合现实情况的认定标准,建议也一并与时俱进地修订)如是修订后,再出现“非法猎捕隼类16只”的行为则只构成“情节严重”,量刑幅度相应就在5至10年间,实际判刑可能就是6年左右(量刑偏重的问题应该就基本解决了)。真如此,笔者相信我们司法将更能“实现公正”,提升“公信力”,更能让人民群众真切地“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参考文献:

[㈠]陈瑞华:《看得见的正义》,《法制资讯 》2010  年第11期。

[㈡]【英】丹宁勋爵著:《法律的正当程序》(丹宁勋爵和他的法律思想——代中译本前言),李克强、杨百揆、刘庸安译,法律出版社2015年版,第10页。

 

 

 

作者简介:1.刘雁翎,贵州民族大学人人发彩票娱乐副院长、副教授、硕导。

          2.黄  栎,贵州民族大学法学院2015级环境法专业硕士研究生。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C)2010 贵州民族大学人人发彩票娱乐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 邮编:550025
联系电话:0851-3610236 Email:faxue0851@sina.com